回顾新闻记者回顾


探索经纬

让科学走出象牙塔

——浅析松鼠会的科学传播策略

■罗 红

  这次日本地震、海啸和核辐射所引起的恐慌,使得如何有效地传播科学知识,并让公众充分了解,再次成为关注焦点。3月11日日本地震、海啸灾难发生后,传统媒体第一时间进行了报道,之后发生的核辐射危机,媒体也及时进行追踪,让远离灾难现场的中国受众对灾难的危害身临其境。但与此同时,由于传统媒体天然的局限性,以及灾难报道未能从科学专业角度充分展开等原因,中国公众还是出现了大范围的核恐慌,甚至爆发“盐危机”。在此期间,以科学知识传播为核心的科学松鼠会网站再次显示了其传播的快速有效,给传统媒体如何做好科学传播以诸多启示。

  科学松鼠会(以下简称“松鼠会”)在地震发生15分钟以后,就快速反应,在新浪微博贴出有关地震科学知识的文章合集,之后的十几天里紧跟事态发展,在自己的网站上相继推出《海啸小知识》《核污染扩散图,造假也该认真些》《毒钚一片,人类全灭?》《日本地震源是核试验?》《【福岛核电站】“最坏情况”有多坏?算算数字就明白》《“盐”尽于此》等近六十篇与这次灾难相关的科普文章。与传统媒体从业人员不同,松鼠会成员专业背景包括理论物理、地震学、海洋物理、气象学等,能够充分发挥自身在专业领域的优势,对地震、海啸、核能、核辐射等做了专业且通俗易懂的解读,不仅解开了一向神秘的“核”面纱,向公众普及了相关科学知识,而且及时粉碎谣言,一定程度上阻止了民众恐慌情绪的扩散。对于与此相关近来广泛流传的“世界末日”和“地球毁灭”说,松鼠会也充分利用公众了解的现象进行解读,如《“飞鸟集体死亡”预示末日降临吗?》《灾难即来?》《世界会在今天毁灭吗?》,用科学的逻辑、风趣的语言和严谨的分析、论证,让公众在流言面前保持理性,从而学会用客观冷静的思维来理解我们生活其中的世界。

  松鼠会2008年4月创建,同年年底荣获德国之声“全球最佳博客”和“最佳中文博客”奖,并入选2008年中国十大科普事件。由松鼠会根据网站博客出品的书籍《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获得第五届“国家图书馆文津图书奖”,并获得2010年度“博客天下”智慧奖。科学松鼠会作为一个草根性、非营利性的科学传播机构,在短时间内引起如此多的关注,取得如此好的社会效应,与松鼠会成功采用独特的科学传播策略紧密相关,值得我们总结、探讨和借鉴。

  

  一、传播内容:侧重经验世界的“微”科学

  

  传播学家施拉姆认为,只有在信源与信宿的经验范围内的共同领域,才是实际上传播的部分,因为只有在此部分,信号才是信源与信宿共同拥有的。言下之意,只有在信宿经验范围内的信息才是可理解的有效信息,否则信息传播的有效性将大打折扣。对于科学信息传播而言,应该充分考虑接收者的认知范围,不要猎奇,但也不可远离公众日常经验、理解水平。由于松鼠会的目标是让科学走出象牙塔,走进生活,让科学流行起来,这就要求他们在科学信息的选择中,不能曲高和寡地自说自话,不能玄而又玄地神秘化,更不能为了猎奇使科学边缘化。所以为了达到目标,松鼠会将传播内容的很大部分集中在公众的经验世界,认知能力范围内可以理解的科学话题上,也就是将传递的科学信息界定在与公众日常生活相关领域里的“微”科学(笔者将这个范围内的科学在本文中称为“微”科学,以区别于远离经验世界的科学知识,如相对论、量子力学等)。

  打开松鼠会的网页,浏览一下他们传播的内容,随处可以看到贴近公众经验范围的文章,如《微波炉的传言》《冬季雷夜为何打雷?》《全球变暖的几个基本问题》《蟑螂“懂”民主和数学吗?》《选一双跑步鞋》《重色轻友是有理由的》《原汤能否化原食》《猫江湖》《别把“放生”变“杀生”》《不要迷恋蜂蜜,虽然它有美好的传说》等。这些文章里所涉及的内容都关乎我们的日常生活,这样的科学信息无疑会引起阅读者的兴趣,很自然地将传播者和接收者的距离拉近。松鼠会在解读这些问题的时候并非浅尝辄止,他们会像剥竹笋一般,将其中的科学奥秘润物细无声地呈现出来,让公众在这些貌似简单的常识里理解潜藏其中的科学原理和规律。这种选择“微”科学话题的策略让松鼠会很容易在短时间内就进入公众视野,并通过这种策略传递一种理念:科学其实离我们很近,生活无处不科学。这对于唤醒公众的科学兴趣,提高公众的科学素养,进而培养他们的科学精神至关重要。

  松鼠会谈及科学共同体和他们的科学发现时,也倾向于将其放置于公众的经验世界内,以还原科学共同体的本真形象及其工作环境的原生态,避免将他们神秘化或特殊化。如《爱德华兹:试管婴儿荆棘路》中对试管婴儿之父罗伯特·爱德华兹及其科学研究做了非常人性化的解读,不仅让人了解科学家在进行研究时所遇到的主、客观困境,也让人明白科学发现被认可和接受离不开现实的社会语境。

  

  二、传播话语:让科学的坚果啃起来更容易些

  

  传播者为了达到预期传播效果,不仅要重视传播内容的选择,也不能忽视传播话语方式的巧妙应用,“缺乏沟通的技巧或许不能削弱科学真理本身的真善美,但是绝对会阻碍它的传播”,正是这个原因,在传统媒体中科学传播可谓是“鸡肋”,很难取得公众的认可。同样,中国作为世界上唯一一个颁布科普法的国家,因为科普过程中的传播话语不当等因素,未能实现提高公众科学素养的目标。在“大科学”时代,科学的分工越来越细、专业化程度越来越高,就是某个领域的科学家面对跨专业知识也会一筹莫展,更别提公众对科学的理解。可见,科学本身的特点决定了其传播话语的难度。面对专业术语和复杂的科学原理,松鼠会的成员可谓尽展十八般武艺,竭其所能地探索各种话语方式以啃开科学的硬壳,将有营养的果仁剥出来,让公众领略科学之美妙滋味——

  讲故事的方式:人们天生爱听故事,每个人都是在听故事中成长。松鼠会的成员们深谙此道,用讲故事的方法,让读者在阅读故事的过程中产生共鸣,从而更容易理解和接受随着故事情节逐渐展现的晦涩难懂的科学原理。“早晨,兔路过大橡树的时候,发现松鼠居然站在他的橡树屋门口,很明显他没想到这个时候兔会来,在看到兔的那一瞬间,松鼠的表情有点奇怪……”这是松鼠会里《我最讨厌蚊子了!》文章的开头,如果不继续读,很难想象这是一篇有关科学的文章,轻松读完故事,不知不觉已经被科学知识所浸染:什么蚊子叮人、蚊子的身体构造如何、如何驱蚊、被蚊叮后不适的原因和处理等等。

  从时尚中寻找科学的影子:《〈终结者〉锯掉枪管的来复枪还能用吗?》《安吉丽娜朱莉的子弹能拐弯吗?》《〈后天〉里的“气候突变”会发生么?》《〈盗梦空间〉不知其梦》《〈赵氏孤儿〉生物考》、《强拆〈阿凡达〉魅影》《‘黑’诚勿扰——谈《非2》对黑素瘤的误导》,看电影作为一种时尚,是大众获得娱乐的重要形式之一,从电影中寻找相关的科学话题,很容易吸引公众的注意力并引发对科学的兴趣。《爱德华兹:杯具里的浴缸》《反物质是神马》《圣诞老人表示鸭梨很大》等则借用了时下流行的网络语言。可以说,此策略是松鼠会实现“要让科学像音乐、电影、体育那样流行起来”目标的捷径之一。

  幽默诙谐的言说:松鼠会没有板着面孔,没有摆出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的样子,而是努力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诙谐幽默的文风将存在于各个角落的科学作为常识传播出来。如《猫江湖》作为一篇介绍猫群体行为方式的文章,读完让人忍俊不禁,“在交配季节,公猫很明显地分成了三个种类:励志哥、观望哥和羸弱哥。在争夺MM的竞争中,励志哥是绝对的男主角,观望哥构成了占据公猫绝大多数的围观群众,羸弱哥则是兄妹乱伦悲剧的主演者……”像这样充满诙谐语言的文章在松鼠会的文章里随处可见。此外,打油诗、漫画、小典故也常为松鼠会所用,这些都使科学理解变得轻松起来。

  

  三、传播时机:在社会公共事件和话题中寻找科学话题

  

  社会公共事件和话题在不同程度上影响到公众的生活,所以在吸引人们关注、参与和讨论时具有天然的聚合力。松鼠会充分利用了公共事件的这种聚合力,从科学的角度解读事件。2008年松鼠会建立之初,恰逢汶川大地震发生,震后三小时松鼠会即推出一篇原创性科学文章,及时回应了当时社会上流行的有关动物预报地震的谣言。之后又相继推出了涵盖地震基础知识、地震预报、地震自救、心理干预等科学话题的专辑。不仅及时弥补了公众在获取科学信息方面的残缺性和不对称性,也为科学松鼠会走入公众视野提供了一个契机。

  针对刚发生的日本地震和海啸,松鼠会推出“地震、海啸与辐射”专题,并根据事态发展和公众关注的焦点细分为“核与辐射”、“地震海啸篇”、“治愈疗伤篇”。对于目前谣言遍天飞的状况,松鼠会不断增加文章、更新链接,用科学和理性武装公众,赋予他们“远离忧惧的自由”,为稳定民心提供了可靠的知识保障。

  突发事件并非社会的常态,常态下松鼠会则根据社会话题来安排议程,尽可能地挖掘与科学相关话题。北京奥运会期间,松鼠会策划了“看完热闹看门道——奥运中的科学”专题;上海世博会期间则推出了“世博会的科学传奇”专题,这些专题无疑为人们了解奥运会、世博会打开了新的知识窗口,增加了对科学的兴趣。再如圣诞节期间,松鼠会推出《北美防空司令部带你看圣诞老人》《闲侃圣诞树山寨SP2版——小绿树大生意》《圣诞老人表示鸭梨很大——〈圣诞节中的科学〉》等,用轻松的笔调介绍和圣诞节相关的科学,不仅展示了科学家们有趣的一面,也为节日增添了科学因素。

  

  四、传播过程:建构与公众的互文本性

  

  “补偿性媒体”理论认为任何一种后续媒体都是前一种媒体的补救措施,是对过去某种媒体或某种先天功能不足的补偿。松鼠会在与公众形成良性互动方面具备着传统媒体所不具备的天然优势。纵然目前媒体已经处于融合阶段,一些以科学为传播内容的电视栏目或版面也纷纷上网,但是真正能够利用并重视网络在信息传播过程中的延伸作用的并不多,而且经常将网站上的反馈束之高阁,进行及时回应、回帖的可谓少之又少。其原因就是未能真正尊重受众的意见,没有消除传播过程中因为误读或不理解或偏见所引起的噪音,忽略了科学传播应遵从的“多元、平等、开放、互动”理念,从而导致效果不理想,甚至偏离了科学传播最基本的启蒙目的,如影响较大的央视十套《走进科学》栏目在科学界一度被戏称为“走进伪科学”。

  松鼠会开创之始,创始人嵇晓华就将松鼠会定位为“致力于成为中国科学传播的一个平台,为创造良好的传播环境而努力;致力于向大众传播科学知识,汇聚一群有能力的人去实现这个目标。”松鼠会既是一群具有科学专业素养的传播者平台,也是公众讨论、公众传递疑惑并被重视和及时解答的平台。毕竟,决定传播效果好坏的因素是大众而非传播者。

  在松鼠会里对科学有点犯“傻”的公众被尊重、被倾听、被很耐心地回应,甚至可以为专业的传播者纠错并被采纳。如在《外科之花的艰难绽放》的回帖中,作者对网友的疑惑一一作答,对他们指出的小错有则改之,不回避,不傲慢,对网友提出的不同观点和质疑则用谦和的态度加以讨论。松鼠会上文章的回帖大都这样被处理,很能体现他们平等、开放的精神。正如科技新闻学会副会长赵致真所说“搞科普不能是盛气凌人的,他们(松鼠会)的立意很好。你不懂,我慢慢说,还不懂,我再说。一肚子好心肠翻滚的,为了让别人好,十分有耐心。松鼠会又不为钱又不为什么,就是靠这个凝聚力”。这种凝聚力与谦和态度无疑鼓励了科学门外汉参与的积极性,积极参与对于及时消除传播过程中出现的噪音干扰帮助很大,对信息所承载的意义最终认同至关重要。这种开放的互动平台是在文本基础上的延伸,是对文本本身解读之外的意义再衍生,一定程度上拓展了科学话题的张力。

  

  结语

  

  科学传播的目的就是让公众走近科学、理解科学、参与科学,同科学对话是当前国际上公认的科学传播理念。作为科学传播者要用“多元、平等、开放、互动”的传播观念来理解科学、对待科学,从而让公众接触有关科学内容及政策时能够充分理解与参与。目前我国一些媒体在科学传播方面要么以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用一种优越且冰冷的面孔拒公众以千里之外;要么就是将公众当成傻瓜,低估他们的理解能力,甚至用低俗、非理性的方式来编排科学知识。这些做法都远离了科学的精神。

  现代科学发轫于文艺复兴,其原动力就是利用科学让民众摆脱中世纪长达千年的宗教统治,恢复古希腊时期的人本主义精神,相信人类可以应用科学理性来认识世界,而非上帝和圣经。科学就是去魅、去宗教的神秘化,让世界以本来面目呈现在公众面前。所以,科学传播要秉承人本主义精神,让生活在这个世界里的公众认知科学,摆脱权威与迷信,这也是当下媒体在传播科学时所应遵循的原则。然而现在一些媒体在传播科学时恰恰背道而驰,把原本去魅的科学在传播过程中加以神秘化、非理性化,将以崇尚人本精神的科学威权化,从而脱离了科学的本意。

  科学松鼠会网站的建立一定程度上弥补了目前媒体在传播科学中出现的不足,他们传播科学的理念是“让科学走出象牙塔,走进生活,像音乐、电影、体育一样流行起来”,并希望他们的传播活动“像松鼠一样,打开科学的坚硬外壳,将有营养的果仁剥出来,帮助人们领略科学之美妙”。

  虽然有“科学斗士”之称的方舟子认为科学松鼠会在科学传播中不够严肃,不够严谨,立场不够坚定,“为了招徕读者、迎合媒体,一味追求趣味,有靠插科打诨来吸引眼球之嫌”。但不可否认,松鼠会在让公众理解科学方面采取的传播策略取得了一定成功,为科学知识有效传播提供了新的尝试,对传统媒体改善科学传播也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作者系南开大学哲学系博士生、天津财经大学人文学院教师)

 

本刊版权所有,未经许可,请勿转载